热点专题
当前位置:主页 > 保险视野 > 热点专题 >

年终专稿|稳定or变动?一文透视2018财产险业务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2018-12-26


  
 
  当保险业服务国家高质量发展责无旁贷,当车险保费增速下降已成定局,当产品多元化是大势所趋,非车险业务迎来了快速发展。
 
  随着商业车险费率改革的不断深入,车险市场份额逐步向非车险让渡。此前,非车险业务占比基本维持在27%左右,而今年1月-10月,非车险保费占比已接近35%。
 
  业务增速的变化更具说服力。2018年初,非车险业务增速曾一度高达41.56%,高于2017年同期近20个百分点。整体来看,今年前10个月非车险同比增长30%,虽然没有年初那般亮眼,但与车险不足5%的增速相比,也足可称为财产险业务增长的发动机。
 
  除了财产险公司为应对车险保费下降而主动布局非车险之外,政策利好、保险意识的提升等都是推动非车险业务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。以责任险为例,2018年5月,在生态环境部组织召开的部务会议上,《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管理办法(草案)》经审议并原则通过,历年“两会”呼吁环责险强制化的提案建议终于得到回应。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应政策,说明利用责任保险来化解矛盾纠纷、降低政府管理成本和社会诉讼成本已经逐渐被认可。数据显示,2018年前10个月,责任险保额同比增长252.69%。
 
  在前不久举行的“新浪金麒麟·2018保险高峰论坛上”,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提出,保险业可以在4个方面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,包括服务国家重大战略、服务经济转型升级、服务社会治理现代化和服务民生保障。
 
  事实上,2018年的非车险业务已经在这些领域展现出了“减震器”和“稳定器”的优势:首届进博会的全过程一揽子风险解决方案、青岛上合组织会议的多元化保险服务、创下内地单个工程保险标的新高的港珠澳大桥……通过全面的风险管理和风险保障,财产险充分发挥了保障功能。
 
  责任越大,考验就越大。不能忽视的是,快速增长的业务规模给非车险承保能力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2018年1月-10月,保证保险同比增长超过70%,而赔付支出的增长却超过200%。因为面临保证保险的巨额赔付,长安责任保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直接从二季度末的152.3%降至三季度末的-41.5%,为行业敲响了警钟。
 
  接下来,如何在发展业务的同时做好业务本身的风险管控工作,利用精算技术提升产品创新能力,是留给非车险业务的思考题。
 
  艰难跋涉的商业车险
 
  2018年的车险市场在10张行政处罚单中开启序幕。开年之初,监管部门针对违规销售、编制虚假报表等问题,共处罚涉事公司555万元,对35个主要责任人罚款共计342万元,8个责任人的任职资格被撤销,并责令5家省级分公司停止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。
 
  如果说整治乱象是为了管住后端,那么,千呼万唤的“报行合一”证明监管部门开始将目光对准了业务前端。2018年7月,在4家公司提议“行业进行手续费自律”不久,《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》下发到各财产险公司,要求财产险公司重新报送各地区商业车险产品审批材料,主要针对的就是重新报送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。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结合产品审批的相关管理制度,对过于激烈的手续费竞争进行纠偏,为后续推进车险费改营造一个较好的改革环境。
 
  不过,随着“报行合一”落地,行业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。部分地区的手续费用出现了明显松动,部分赔付相对较低的新车市场仍然维持高额的费用投放,甚至曾经的直接费用转变为利益输送。有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行业车险手续费的增速仍然高于同期的保费增速。
 
  业内人士认为,解决车险市场出现的这些乱象,要从根本上理顺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,出路就是更坚定、更有序地按地区、分阶段加快商业车险改革。
 
  事情也的确向着市场期待的方向发展。2018年3月,四川、山西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南、厦门、新疆等七地启动了第三轮费率调整。广西、陕西、青海等三地商业车险费率的自主系数调整范围被全面放开,意味着商业车险费改终于向全面自主定价迈出了第一步。来自广西的数据显示,改革启动一个月后,消费者商业车险的平均保费支出较改革前下降三成。
 
  到2018年底,商业车险费改走过了三年半,有些变化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,比如车均保费下降,比如车险市场占比下降,比如大公司的优势和中小公司的无奈。
 
  如果不想在车险市场掉队,保险公司能做的只有提升风险筛选能力,把该降的保费降下去,把该覆盖的责任保进来,给客户带来更全面、更具个性化的获得感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6 版权所有 新余市保险行业协会 Power by DedeCms